于禁
于禁字文则,泰山巨平(今山东泰安西南)人。初从济北相鲍信镇压黄巾。后归曹操,从击吕布、张绣、袁绍等,官至虎威将军。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率军增援樊城,驻军城郊。时汉水泛滥,移军高阜,七军皆没,遂降关羽。后孙权偷袭荆州,禁为吴军所获,权将其遣还魏国,惭恨而死。

于禁是曹操手下一名优秀的将领。如果他晚年不失节的话,应该是五子良将之首。《魏书》里有句夸曹操善于用人的话,用的于禁做例子,说“(太祖)知人善察,难眩以伪,拔于禁、乐进于行阵之间,取张辽徐晃于亡虏之内,皆佐命立功,列为名将”。那么是不是这么回事呢?于禁是怎么来到曹操的身边的呢?

于禁原是鲍信的部下,而鲍信是曹操的铁杆挚友。鲍信死后,于禁归附曹操,是将军王朗的属下。当时于禁的军衔是比较低的,为都伯,大概相当于现在的连长。王朗发现了于禁的才华,推举给曹操,说于禁的才能堪任大将军。于是曹操召见于禁和他交谈,马上予以提拔,让他带兵作战。从此于禁屡建奇功,步步高升。建安十一年,曹操上表汉献帝,分封功臣,提拔于禁为虎威将军,乐进为折冲将军,张辽为荡寇将军(排名分先后)。再后来,于禁升任左将军,成为曹操外姓将军中的最高官职,并授予符节和斧钺,享有军队里的生杀大权。

于禁作为名将,最为后人所称颂的一个故事是淯水之难的表现。当时曹操因为强纳张绣的婶婶导致了张绣的反戈一击。曹操败退的很慌张,整个局面都很乱,只有于禁独自率领的几百人,一边战斗一边撤退,虽有死伤但整个队形没有乱。敌人追击的稍微远了点,于禁就整顿队伍,击鼓而还,还没撤退到曹操那里,路上就见到了十几个人光着身子,身上有创伤在行走,一问才知道是被青州兵给趁火打劫了。青州兵原来是黄巾起义的降兵,成分特殊,所以曹操管的也松些,但这次也太为非作歹了。于禁勃然大怒,说:“青州兵也是曹公的部属,还能成为贼了!”于是就过去教训了下他们。结果,青州兵还恶人先告状,先跑到曹操那里告了于禁一状。于禁回来以后,先安营扎寨,准备战备工事,没有立刻去拜见曹操。有人对他说:“青州兵已经去曹公那里告状了,应该赶紧去曹公那里辩解。”于禁回答说:“现在敌人还在后面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追过来,不先做好准备,怎么对付他们?再说曹公英明,何必要去辩解!”仍安心做事,等一切都准备就绪了,再去拜见曹操,陈述一切。曹操知道之后,非常高兴,对于禁说:“淯水之难,我都特别着急,将军你能在慌乱中进行整顿,讨平暴行,坚固工事,有不为所动的名节,即使是古代的名将,也比不过你!”然后以于禁前后的功劳,将其封为亭侯。这个故事体现了于禁治军从严的特点,于禁重视军队纪律,具有良好的大局意识。

治军从严也是曹操的整体风格,但于禁是以严出了名。陈寿评价他是“最号毅重”,这是褒义的评价。于禁打仗,每次得到敌人的财物,从没有一分一厘纳入自己腰包。曹操不喜欢朱灵这个人,想夺他的兵,因为于禁有威严,所以派遣于禁率数十骑兵,带着曹操的旨意,到朱灵的军营里接管他的部队,朱灵和他的部下动都不敢动一下,并且接受于禁的领导。于禁为人严苛,不讨士兵众人喜欢。做事严苛,往往利集体而不利个人,集体的工作会有效率,不容易出错,而个人的恩情却没有建立,还容易得罪人。

平定冀州之后,东海的昌霸(又名昌豨,我用昌霸,实在是因为“豨”字太难打了)又一次反叛。曹操派于禁去征讨他。于禁猛攻,昌霸又与于禁是旧友,于是就投降了他。大家都以为,昌霸既然已经降了,就应该送到曹操那里去。于禁说:“诸君不知道主公常提的军令吗?围而后降者不赦。奉法行令,是对待主上的品节。昌霸虽然是我的旧友,但我于禁可以失节吗?”于是亲自和昌霸诀别,流着泪把他斩了。曹操听说后,叹息说:“昌霸投降了不往我那里走而去了于禁那,岂不是命中注定的啊!”更加看重于禁了。昌霸也是个老油条,算起来这已经是他第四次投降了。我也搞不懂,像他这样,放着好好的官不做,降了又叛,叛了又降,而且降的又是同一个人——曹操,并没有捞到任何好处,图的啥?这次终于栽在了于禁手上。

这件事裴松之有他的看法,他说围而后降,法虽不赦;但把昌霸关起来再送到曹操那里,也不算违反军令。于禁不曾为旧友做万一活命的希望,而放肆其好杀之心,对众人的说法不讲情理,所以最后自己也成为了降虏,死后被加以恶谥,活该。裴松之既是史学家又是道德先生,看问题总喜欢从仁义道德出发,有时候显得十分迂腐。但这则看法我还比较同意。法不外人情,很多事都可以灵活处理,更何况裴松之说的做法又并不违法。于禁处死昌霸的时候必然洋洋自得,以他人的悲惨命运来显示自己的崇高,他绝不会想到,有朝一日,他也会成为别人的俘虏和阶下之囚。

建安二十四年,关羽曹仁于樊城,曹仁撑不住,于是曹操派于禁率领七军去救援他。恰逢大雨,汉水发大水,把于禁七军都给淹没了。关羽乘船进攻,于禁没地方躲,结果就投降了关羽。军中只有庞德一人不肯屈节被关羽所杀。曹操听说后,悲伤的叹息了很久,说:“我认识于禁三十年了,没想到临危处难,还不如庞德啊!”不久关羽又被孙权给擒杀,于禁就又到了吴国。本来估计于禁就只能抱恨终老吴国了,没想到上苍给他安排了个更悲惨的结局。曹丕登基,孙权曹丕称臣,于禁又被送还回来了,还受到了曹丕的引见。短短几年,曾经戎马一生意气风发的名将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,头发胡须全白了,面容形体憔悴。故人戴罪归国,本就百感交集,于禁忍不住一边哭泣一边向曹丕磕头。曹丕用春秋时候荀林父、孟明视的故事来安慰他,说:“昔日荀林父败绩于邲,孟明丧师於殽,秦国和晋国没有用其他人代替他们,让他们官复原职。所以后来晋国能获得狄的国土,秦能称霸西戎,区区小国,都尚且如此,更何况万乘之君呢?樊城之败,是水灾突然降临,不是战争的过失。”于是重新任用于禁做安远将军。曹丕其实是个小人,他有很多打击报复的地方。曹操也有小人的一面,但更多的是宽宏大量。曹丕做人做事比他父亲差远了。曹丕说一套,做一套,嘴上安慰于禁,实际上却不放过他。曹丕派于禁出使吴国,先去参拜曹操的陵墓,而事先就在陵墓屋内画好了当初关羽战樊城的场景,画面中庞德愤怒,而于禁降服。于禁看到后,心中惭愧恼怒,发病而死。死后被追封为厉侯,不是个好谥号。一代名将随风去。

于禁的故事告诉我们,做人刻薄不好。因为人品守恒,即使强势一时,也终究会有落难的时候,或者往轻点说,也会遇到有求于人的时候。当然,于禁的下场并不是纯粹的因果报应,他不得善终是因为遇上了同样小心眼的君主。但我觉得,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。用自己地位上的强势来欺压弱小,并不能换来永久的安宁。

历史评价

太祖建兹武功,而时之良将,五子为先。于禁最号毅重,然弗克其终。《三国志魏书十七 古名将,何以加之!《三国志于禁传》 太祖表汉帝,称于禁乐进张辽曰:武力既弘,计略周备,质忠性一,守执节义, 每临战攻,常为督率,奋强突固,无坚不陷,自援枹鼓,手不知倦。又遣别征,统御 师旅,抚众则和,奉令无犯,当敌制决,靡有遗失。论功纪用,宜各显宠。